师者的求真

发表时间:2017-09-12      来源:六安文明网     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     打印     关闭

  九月一日,四面八方的人们便开始涌向一个地方,孩子开始变成了日历上的数字,在文字的庄稼地里闪烁起来,在日子的岁月里获得收成。

  校园门被打开,正像是庄稼地被翻开,更像是打开了藏在四季的秘密。这秘密被蕴藏在一片蓝色的海洋里,也蕴藏在一片黑黑的泥土里,充满了生机与活力。人们轻轻悄悄地或热热烈烈地把梦想送进“庄稼地”里,黑色的板,白色的粉,纷纷飘落,一双双粗糙的手,标准的普通话或是略带地方口音的标普,简单的动作和语言,成就了一幅辛勤与汗水浇灌的“田间耕作”画。这画,定格在城市与乡村之间,定格在大山与平原之处,定格在无数人的梦里。

  城市里的学校永远是一道风景线,校舍明亮,电教化设施齐备,冬暖夏凉。校园内绿树葱茸,草地平展,像是绿油油的毯子,三三两两的人或看书或作画或弹琴,一片热闹。老师也见精神,中气神足,不时吟诵起屈原的离骚,还不时弹起了古筝,写意山水精神。

  乡村的学校比不得城里,许多偏远山区只有十几个学童,甚至一两名同学。复课式教学是这里常态,同一个教室一二三年级上了你的课再上我的课,年复一年,日子远得像是静寂的老银杏树。大多时候,天地苍黄,四野寂静,日子缓慢,唯有朗朗书声让茫茫大山有了生气。也只有音乐课,老师弹起了手风琴或是吹响了笛子,让清朗的旋律在山坳坳里响起,点亮着每个孩子心中的火种。也正是有了这些师者的坚守才让闭塞不再落后,让每个人都有了日历上成长。

  一份收获便有一份耕耘。在学校里,每一分子,都很重要,缺谁都不行。备课、板书、讲解、辅导,一样不能缺。往往一堂45分钟的课,老师要花费4个小时来备课,才会让课较为精彩。现在学生思维活跃,提出的问题和见解都让人闻所未闻。前几天,碰到几位高中老师在闲谈,讲的是怎么给优秀学生上好课,每堂课总要十多个小时来准备,一堂课下来,老师往往如虚脱一般,这些学生思维之活跃、见解之深刻,稍有不慎,便会让他们问个瞠目结舌。感叹起来,学生真难教。这就好比给庄稼浇水一样,有渠道的要好一点,挖开田埂,便可放水。没有渠道的地方,播下的种子,要或远或近地从河里运水过来,在人们健壮的肩膀上,一桶桶的水,慢慢地渗入地下。播下了种子,还不能不管,还要锄草,有地膜的要小心翼翼地扒开小洞,让芽苗快快成长。如果不弄开的话,很可能让芽苗烧死在里面。老师也正如种庄稼一样,小心呵护着细小的幼苗,一步也不敢怠慢,一步也不敢松懈,经历春夏秋冬的打磨,才让他们变成大地上最美丽的花朵。

  春天的庄稼地,是人们的希望和祝福所在。人们为了更好的收成,留作种子的多是颗粒饱满、肥大而健硕的果实。春天播种,汗滴入土。季节展开,稻米金黄,麦浪滚滚,菜花明黄,瓜果喷香,秋收在望。孩子的成长也莫过如此,秋季入学,牙牙学语,初识文章,断文取意。随后,年月展开,走出山村,饱读诗书,作文写话,洋洋洒洒,满腹经纶。于是,华发鬓添,却带来了流苏海,白云在望,庄稼地里金灿灿。

  这就是老师,多数人总说他们固执,喜欢钻牛角尖,会算帐,爱和人抬杠。真的是,这就是他们。他们喜欢追求真理,教人做真人,不然会有那么多的真性情的人留在大山里,教出那么多优秀的学生吗。

  老师,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无论城市还是农村,师的力量对每个学生而言,是育人的殿堂,是文化情怀的感悟之所。正所谓,读与不读不一样,学与不学也不一样。老师,一个高尚的人,一份高尚的职业。(刘永刚)

更多
 
责任编辑:丁超
 

主办单位:六安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    运行管理:六安文明网

(浏览本网主页,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*768)   

京ICP备第03014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1012010003